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小说  »  [苏米亚战歌](序章之四)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6254


   序章「妳已不在」#4
 
  安娜很不高興.
 
  午餐的豆子也就算了,下午的考試也就算了,傍晚的亞美妮亞也就算了,夜 浴的入浴劑也就算了。
 
  不管是可修正的錯誤還是只能忍氣吞聲的悲劇,其實一晃眼就可以成熟滿滿 地說句「安娜大人才不在意」。
 
  唯獨一件事不行。
 
  那就是少了笨母狗陪寢的夜晚。
 
  「關鍵時刻,艾蘿,借我一晚。」
 
  既然母親大人都這麼說了……應該要表現出懂事的樣子才對。
 
  可是,母親大人她接連幾天都在忙,好不容易有空過來見自己,卻只是為了 借走艾蘿而已。
 
  不喜歡這樣。
 
  也不喜歡答應自己不要遲到、卻沒能赴約的行為。
 
  簡直討厭死了。
 
  這樣的話,成日累積的不愉快都沒能消除了不是嗎……
 
  而且她也沒辦法在艾蘿忙碌的時候逕自入睡。
 
  明知道對方還在挑燈夜戰,夢魘中的自己卻能與之相會,這股怪異的感覺衝 突到她難以接受。要是對方一夜沒睡,就變成只有自己擁有夢魘內的相處記憶。 
  雖然說等到對方夢醒就沒問題,記憶落差一旦發生就很惹人心煩。
 
  合理的結論,那就是不管女僕長再怎麼囉嗦,都要努力撐到和艾蘿一起入睡。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可是,艾蘿小姐很可能將徹夜未眠。」
 
  憂心忡忡的女僕長柳德米拉將右手置於胸口,試著再度勸說剛下定決心的小 主人。不過安娜才不吃她那套。
 
  「要是她沒睡,我就不睡。」
 
  「皇孫殿下,您的玉體必須妥善照顧好呀!」
 
  「只要把艾蘿帶來,就不用擔心這種事情了。」
 
  「平常時候我一定會協助您……但今夜是皇女殿下親下命令。因此,還請您 早點就寢。」
 
  「給我艾蘿,其餘免談。」
 
  「皇孫殿下……」
 
  不管女僕長再怎麼懇求,不睡就是不睡──安娜抱持著如此堅定的決心,絕 對要等到艾蘿過來才睡不可。
 
  「呼……呼……齁嗚!啊……差點……」
 
  ……沒想到二十分鐘後就開始頻頻點頭打瞌睡。
 
  「皇孫殿下,還是先就寢吧?」
 
  「安娜大人才、才不想睡!」
 
  「若需要伴,今夜就讓女僕們代替艾蘿小姐如何?」
 
  聽聞「代替」這個字眼,疲憊的灰眼睛忽然瞪大,帶著一股對抗態度射向隨 侍在旁的女僕長.
 
  「沒有人可以代替她。」
 
  工作不順又連挨幾記悶虧的女僕長本想再度勸說,思及她所服侍的小主人還 處於相當純粹的歲數,便說服自己與小主人站在同一陣線。
 
  雖說共同陣線,皇女殿下的命令仍然是最優先的。所以她無法放任小主人亂 跑,也沒辦法現在就請艾蘿小姐過來此處。
 
  綜合以上判斷,女僕長柳德米拉垂下了頭,溫柔地向床上的小主人說道: 
  「非常抱歉。」
 
  結束掉讓小主人不快的話題,室內再度陷入靜謐到令人昏昏欲睡的氛圍。 
  時間來到晚上九點四十分,二度襲來的睡意讓安娜感到十分困擾.
 
  以往總是跟艾蘿一起耗到差不多這時候就入睡,因此睡魔來得合情合理。只 是少了艾蘿的氣味、觸感與笑容,就讓她覺得很悶。幾次差點倒向一邊睡著更是 不甘心到了極點.
 
  無論如何,今晚都要為了艾蘿忍耐。
 
  「笨母狗……」
 
  繼續待在床上無疑是坐以待斃,乾脆陪在艾蘿身邊吧。就算什麼忙也幫不上, 至少能給她一點點鼓勵。
 
  嗯!真是成熟的好點子啊!安娜大人果然很了不起!
 
  可是……
 
  「非常抱歉,您不可以在就寢時間離房。」
 
  明明一直陪在身邊、卻又聽從母親大人命令的女僕長,卻幫不了自己。 
  安娜試著用圓滾滾的大眼睛求對方,失敗。再用成熟的姿態命令對方,還是 失敗。最後乾脆吵吵鬧鬧……結果依然失敗。
 
  擋在門前的女僕長及兩位貼身女僕根本就無法動搖,跟石頭一樣,真討厭。 
  不過呢,了不起的安娜大人可不會就這麼認輸。
 
  只要想辦法讓門打開、像風一樣衝出去,安娜就可以甩開女僕並前往尋找艾 蘿.
 
  沒錯,只要打開門就好!
 
  安娜意氣風發地在女僕們面前挺胸說道:
 
  「柳德米拉!安娜大人要尿尿!」
 
  「是的,立刻為您準備。」
 
  只見女僕長右手輕抬,她右側的女僕見狀,拿出一頂精緻的金壺。
 
  糟糕,都忘了有這招……幸好安娜腦筋動得很快,立刻耍起必要的性子: 
  「安娜大人才不要用夜壺啦!」
 
  「是的,那麼. 」
 
  女僕長脖子稍微往左移動一些,點了下頭,左側女僕就恭敬地跪在安娜面前, 揚起非常溫暖的笑容。
 
  明明是天才調教師。
 
  明明都把笨母狗這個那個過了。
 
  明明早就習慣色色的事情。
 
  可是……可是一想到面前的女僕做好了「那種準備」,安娜仍然慌慌張張地 紅起臉。
 
  「不、不要了……!」
 
  和跪著的女僕對上眼的安娜接連後退幾步,最後索性縮回床上。
 
  嗚嗚……別說跑給女僕追了,根本就出不了房門嘛!
 
  既然如此,只能往忍耐不睡覺的方向努力了吧?
 
  可是一直發呆的話,會很想睡的……
 
  「嗚……」
 
  感到不知所措的安娜再次向女僕長鬧一遍情緒,可愛的高傲的亂七八糟的依 舊無效,沒辦法只好再想想別的方法了。
 
  目標是──撐到艾蘿工作結束。
 
  具體來說是到幾時還不清楚,不過只要努力堅持下去,就可以和艾蘿一起睡 覺覺.
 
  那麼究竟該採用什麼方法呢……無法出房間,所以是努力撐住不睡覺……可 是床舖軟綿綿地又好溫暖,要是躺下去一定很舒服的……嗯……很舒服…… 
  「……齁咯!」
 
  又是差點睡著……真是的,一定是床床太軟的關係啦,不然安娜大人才不會 輸給……
 
  「呼……呼……」
 
  不會輸給……這種……
 
  「呼……呼……」
 
  艾蘿……
 
  「呼……」
 
  雖然很努力地抗拒著睡魔,萬一真的撐不住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畢竟安娜 大人再怎麼厲害,睡覺時間到了就會想睡嘛……
 
 感覺到已經連撐起眼皮的力氣都發揮不出來、只能舒服地沉浸在軟綿綿觸感 
  中的安娜,終於還是乖乖地閉上了眼睛。
 
  九點五十五分,皇孫入眠任務達成,女僕長柳德米拉悄悄在心中鬆了口氣。 
  她親手替睡得東倒西歪的小主人墊上枕頭、蓋好棉被,然後做了個不想被任 何人知道的舉動──溫柔地撫摸小主人的頭、在心中道一聲晚安。
 
  柳德米拉服侍這間宅邸已有十二年,她一向公私分明,且忠於皇女殿下。儘 管近來有些不順遂,從皇女殿下的女僕長調轉成了皇孫殿下的女僕長,倒也沒有 對柳德米拉造成打擊。
 
  既然從小主人兩歲那年就進入宅邸,自然也經歷過「那件事」。她對於皇女 殿下沒有任何成見,卻忍不住同情起遭到冷落的小主人。因此當調轉令下來時, 從首席女僕降至次席女僕的衝擊,反而比不過能夠親手照料小主人的補償心理。 
  就算這麼做也改善不了現況,就算僅僅是自我安慰,柳德米拉仍會盡力服侍 好小主人。
 
  十點整,第九皇孫寢室外的燈光轉弱,值班女僕與衛兵前來交接,女僕長柳 德米拉領著眾人繼續守護安然入睡的小主人。
 
                 §
 
  日漸西沉的向晚,被夕陽映照得閃閃發亮的金橙色雪堆響起數十道腳步聲, 其中絕大多數在半途轉向它處,只有一對步伐筆直朝宅邸正門前進.
 
  持槍站崗的四名衛兵,在那人帶著殘雪踏上階梯時整齊劃一地行禮,隨後正 門由內敞開.
 
  身上還殘留火藥味的棕髮女子恣意拍掉雙臂的積雪,踩著疲倦的步伐踏入宅 邸。一名女僕按慣例前來引路,她也習慣性地支開女僕,獨自一人沉思於前往目 的地的路上。
 
  真是糟透了。
 
  既沒達成任務、資料回收也以失敗告終.
 
  這種情況下,即使那群部屬在這次行動中表現多麼優秀,也無法自傲地說出 來。
 
  能說出口的,只有一句──任務失敗。
 
  然而皇女殿下卻沒有責備如此狼狽的自己。
 
  將銀白色長髮高高地紮起、披著白袍獨自坐於書齋一角的皇女殿下,只對伏 地請罪的她淡然說道:
 
  「辛苦妳了,赫夫諾娃。」
 
  照理說這次失敗的嚴重性應該不止如此。為何沒挨罰呢?她實在摸不著頭緒。 
  皇女殿下面無表情的樣子看不出蛛絲馬跡,隨侍在旁的亞美妮亞又是一天到 晚赤紅著臉,赫夫諾娃只好逼著自己先順從殿下釋出的氛圍再說.
 
  火藥味挾著汗味在空氣中漫開,赫夫諾娃很不喜歡自己從戰場帶回的味道, 彷彿會吞噬掉皇女殿下淡薄的體香。今天殿下使用的是植物香,具體細節她不清 楚,只知道那氣味早已被亞美妮亞身上累積的體液味道侵蝕了,因此她也跟著厭 惡亞美妮亞那兒傳來的下流氣味。
 
  赫夫諾娃本欲就稍早的任務做口頭回報,然而皇女殿下正研讀夢魘資料,不 打算現在就接收報告。於是她先行告退,回到同宅邸內的後備軍辦公室,就戰情 室一整天統整下來的戰況報告修修改改,敲定書面資料後即親自送呈報告書。 
  本次行動有著相當重要的任務──要人奪回。
 
  根據事後查證的資料,原直屬於第三皇女的夢魘科學家萊茵,私底下已和第 二皇女方面互通往來一段時間. 她選在關鍵時刻破壞、帶走部分夢魘研究成果, 導致赫夫諾娃親率精兵展開追擊。
 
  為了避免衝突升級,追擊部隊僅由步兵組成。總員近三百名的特遣部隊兵分 八路,在目標潛入盧甘斯克之後旋即拉開包圍網. 半數部隊維持包圍網,另一半 則展開搜索。
 
  然而並非只有她們這股武裝勢力,第二皇女派出的接應部隊以及當地民兵都 是實在的威脅. 因此當包圍網逐漸縮小之際,市內戰鬥不可避免地爆發了。 
  赫夫諾娃率領的部隊說服部分民兵退出戰線,對於不肯接受提議的民兵則集 中砲火,以優勢火力逼和。衝突爆發的一個小時內,十六隊民兵全數停火,迫使 第二皇女派駐的兩百政警軍與追擊部隊正面接觸.
 
  由於雙方都盡量避免戰鬥,儘管各隊接觸次數繁多,實際交火大多落於偵查 規模。
 
  若追擊部隊判斷對面的政警軍並未執行護送任務,原則上不會有戰鬥發生, 雙方各退一步、相安無事。但是一旦遇上可疑的情況,則咬著該分隊不放,直到 對方與鄰近分隊會合成大部隊才善罷干休。赫夫諾娃試圖以這種方式試探出要人 最可能出現的位置、集中戰力一舉奪回。
 
  其實她更期望對方能以大部隊決勝負,但那是不可能的。
 
  政警軍的實力介於武裝警察與正規軍之間,武器以衝鋒槍為主。而她帶領的 是配備新銳突擊步槍、武裝完備的精銳部隊。兩方人數差距不大的情況下,政警 軍完全沒有勝算,所以對方不會笨到以大部隊突圍。
 
  雙方就這樣且戰且退,在盧甘斯克糾纏不清一整天。偶有交火,多數時候仍 是彼此試探。
 
  可是當夜幕來臨,追擊部隊突擊成功一個執行護衛任務的政警軍分隊時,卻 發現要人只是偽裝,護衛態勢根本是虛做樣子。
 
  在市內和追擊部隊斡旋的政警軍只是幌子。
 
 追擊部隊據瞬息萬變的情況回報、包圍部隊以此為根據展開機動攔阻的行動 
  ,自然無法擋下不在她們回報範圍內的萊茵。
 
  因此……當萊茵抵達基輔的消息獲得證實後,赫夫諾娃等人只得撤出盧甘斯 克,帶著沉重的心情踏上返途。
 
  「……以上報告。」
 
  等到赫夫諾娃得以用書面資料搭配口頭報告時,已經是隔天深夜的事情。 
  第三皇女──安娜貝兒聽完,並未改變先前的態度,而是以同樣冷靜且平淡 的聲調說一聲:
 
  「辛苦妳了。」
 
  這讓從昨晚悶到現在的赫夫諾娃感覺吃了記悶棍。
 
  她早已準備好受罰,任務失敗也應當要她這位指揮官負起責任。再加上自己 對萊茵懷有的情感,必須在此做個了斷……要是挨重罰,或許心裡還會好過一點。 
  ……然而比這更糟的是,皇女殿下說完那句話之後,揚起了滿足的微笑。 
  「妳可以下去休息了。」
 
  儘管對那道笑意產生諸多疑問,且疑問通通指向令自己不快之處,赫夫諾娃 依然只有領命的選擇。
 
  「遵命。」
 
  她只要盡力做好分內之事即可。
 
  不管上頭有什麼用意……不管交代下來的事情合不合理。
 
  赫夫諾娃再三提醒自己,便離開皇女殿下的視線範圍。
 
  書齋房門闔上沒多久,響起了一道不很有自信的敲門聲。
 
  安娜貝兒向協助整理資料的亞美妮亞頷首,亞美妮亞便朝門口處輕喊: 
  「進來。」
 
  接著在喀啦開門聲之後踏入書房內的,是一名盤著金髮、手抱數個卷宗的年 輕書記官。
 
  「打、打擾了,殿下。我送來第二及第三級資料修復報告,還有佐莎妲小姐 的手稿。」
 
  安娜貝兒和亞美妮亞對這位書記官並不陌生,不如說正因為觀察已久,內心 的感覺要比對方認知中來得親切不少。
 
  身著楓紅色制服的艾蘿畢恭畢敬地上前。亞美妮亞正欲起身接過報告,安娜 貝兒揮了下右手道:
 
  「我有些話要對艾蘿說. 」
 
  亞美妮亞聽了,轉而替艾蘿拉開位於殿下對面的椅子,以有點倦意的微笑請 艾蘿入座。艾蘿誠惶誠恐地坐下後,她即前往門外守候。
 
  書齋回歸平時的靜謐,一股讓安娜貝兒便於思索、卻使艾蘿覺得緊張不安的 氛圍。
 
  是要按照一路上反覆練習多遍的模式進行重點報告呢?還是靜待皇女殿下開 金口?腦子一片混亂踢開了濃厚的睡意,不知為何還讓她想起約莫在一年前的某 次夢魘試驗,錯把皇女殿下當成小主人直接吻下去的畫面……
 
  嗚啊,猶記當初還被激烈地回吻,雖然那不過是皇女殿下在開自己的玩笑… 
  …憶起那技巧超群的舌吻經驗,艾蘿不禁感嘆小主人還有相當的進步空間. 
  「艾蘿. 」
 
  冷不防地,皇女殿下平淡的聲音傳來。艾蘿緊張得與之對望。
 
  「書記官的工作還習慣嗎?」
 
  「是……還、還可以。」
 
  呼,還好剛開始有閒聊程度的話題可以喘息,趁聊工作心得時一邊調適心情 吧。
 
  「那麼,妳有成為皇后的心理準備嗎?」
 
  那麼個頭啦……!
 
  啊……差點就當著皇女殿下的面吐槽了!
 
  真是的,竟然若無其事說出這麼莫名其妙的事情,這種反差也太大了啦…… 
  艾蘿暗自慶幸沒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害出糗,正欲迎合那大概是為了替自 
            己放鬆所開的玩笑時──
 
  「我在問妳,當小安娜登基成為神聖俄羅斯帝國第九任皇帝時,妳是否有陪 在她身邊的覺悟?」
 
  「有的!」
 
  雖然前面聽得亂糟糟,唯有最後一個問句的答案是不容質疑的。因此艾蘿立 刻給出答覆,事後才開始思考前面那句小安娜皇帝的意思。
 
  主人是皇孫,其母乃皇女,的確是有可能分別成為下下任及下任皇帝的。可 是皇族之多,兩人分別位居第九皇孫及第三皇女,按順位來說機率其實不大呢。 
  既然如此……是那個吧?就是給予美好夢想之類的加油打氣?再怎麼說,皇 后什麼的也太天馬行空了。
 
  不過,皇后啊……那就可以住在帝都、享受極盡奢華的生活囉!還可以跟小 安娜出雙入對,成為全國人民敬仰的對象……欸嘿嘿。
 
  每天不用為了工作與學習分開,不管到哪兒都可以光明正大膩在一塊. 最重 要的是……到時候小安娜一定會成為皇女殿下這樣的美人,光是想像鼻血就快流 下來了!
 
  「艾蘿,口水……」
 
  「嗚喔……!」
 
  ……一不小心就失態了。
 
  艾蘿趕緊取出手帕,低頭擦拭嘴角,並規規矩矩地向殿下致歉。
 
  此時安娜貝兒注意力已不在她身上,翻閱起剛上呈的報告,以聽不出情緒的 平淡口吻說道:
 
  「妳可以下去了。」
 
  「呃……是的。」
 
  有頭沒尾地讓人好在意啊,也不像是要給自己加油鼓勵,到底特地說那些話 的原因是什麼呢?艾蘿如是想著離開了書齋,和不小心打起瞌睡的亞美妮亞小姐 打聲招呼便趕回地下研究所。
 
  亞美妮亞一臉倦容地回到書房,短暫的休息讓她本來疲憊一天的身體更加倦 怠了。安娜貝兒見她精神不濟的姿容,邊看資料邊問道:
 
  「今天高潮了幾次?」
 
  「大概五次……不對!您、您問這什麼問題啊!」
 
  羞怯與驚慌聯手襲來,讓順著話題脫口而出的答覆染上彆扭的色彩。亞美妮 亞嚇到精神都來了。
 
  直到零時以前,她都還處於遠端調教狀態,由人在帝都的皇帝陛下親自操控。 乳頭震動、陰蒂震動、前後兩根電動按摩棒、全身電擊、敏感帶加重電擊、特殊 藥物……全套配備每天得穿上十八小時,道具開關、潤滑液與興奮劑的使用全部 得經過皇帝陛下許可。
 
  亞美妮亞一開始是覺得還好,畢竟人體適應性極強,她還可以專注在任務上。 想不到皇帝陛下以太無趣為由,送來了一大箱不明藥物,命令她定時服用。透過 那藥物的影響,肉體適應性產生了變化,亞美妮亞因此陷入常時敏感化的狀態。 儘管副作用有著偶爾產生暈眩、食慾不振等狀況,但皇帝陛下御令在前,亞美妮 亞只能乖乖照辦.
 
  既然是如此敏感的身體,為何高潮次數沒有相應的成長呢?
 
  安娜貝兒放下手邊的報告,對羞紅著臉的亞美妮亞問道:
 
  「最近,高潮一樣集中在上午?」
 
  亞美妮亞頂著發燙的雙頰點點頭.
 
  「午後及晚間,一樣很有感覺卻無法高潮?」
 
  「這……是的,就和往常一樣。」
 
  「嗯……」
 
  「請問怎麼了嗎……?」
 
  安娜貝兒沉吟一會,搖搖頭.
 
  「沒什麼,今天到此休息吧。」
 
  亞美妮亞總覺得最近摸不著頭緒的事情變多了,卻又無法要求主人說清楚講 明白,只好摸摸鼻子協助整理桌面。
 
  不過既然都讓主人擔憂起來,還是該抽空回帝都做個檢查吧?雖然說自己對 高潮是沒有很執著啦……大概……可是居然會有次數限制,真的還挺令人在意就 是了。
 
  無論如何,只要是為了主人……
 
                待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boxx18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和电台主持人的激情]作者:不详 下一篇:[吧女们的公共厕所][作者:遥遥]


大香蕉网,伊人在线4,夜夜鲁,媽媽鲁播放,人人澡,人人碰,人人看 大香蕉大香蕉在线影院,Av在线伊人综合网,大香蕉网,伊人在线118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广告合作:3036785509@qq.com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106ww.com 106rr.com 106ss.com 106vv.com 106aa.com 106dd.com 106nn.com yhc03.com gysav.com ns1.dns.com cszrt.com 380ff.com wp9zy.com 5vcba.com 84wzw.com 423pp.com 52mzi.com cncfyy.com bjychd.com 88ggbb.com hzipe.com zp106.com czjxg.com bxgb3.com afz88.com jycgz.com wsg289.com dl2010.com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